正在看一本很厚的翻譯小說,每天一點點,有一搭沒一搭的翻著,早就忘記情節到底在講什麼。某日看到這一句卻突然醒過來:「噢,一定是老刁幫他買票,司空見慣了。乾杯,別忘了去領獎金。」(這一段就結束了。)

乾杯?這一幕好像不是在喝酒,我往回翻,確實完全沒有提到喝酒,我隨即確定譯者/編輯把這裡的Cheers誤認為「乾杯」,但其實是「再見」。

文章標籤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