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那一屆的英文系有人在臉書成立了社團,唯一有聯絡的同學興致勃勃地把我拉進去參加。過沒多久,我收到了四封交友邀請,接著是20年同學會的通知。

這四個大學同學的帳號只有一個是以中文名字登記,其他三個都是英文名字,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也不記得他們是誰。我雖然對唯一的中文名字有印象,可是也僅止於曾經是「同學」。既然畢業後沒有聯絡,想必有其原因,我不太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二十年後的交友邀請,當然也不想去裝飾別人可能動輒數百名的朋友名單。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ebus  

失眠而焦慮的夜裡,朋友都在好幾個時區之外,成疊待審小說如穿著比基尼的歐巴桑般毫無吸引力,前一日還覺得有潛力的故事今日已變得索然無味。但無書不成眠的習慣需要一帖良藥解癮,否則就得冒著寒風在半夜兩點開車出去買麥當勞的薯條買大送大,最後勝出的是兩個月前已讀過的老好雷博思,一如往常的拌嘴毒舌如鄉音般撫慰人心,雖然此刻的「鄉音」為何值得商榷。上一次用「在國外聽到鄉音」形容某件撫慰人心的事物是喬治‧溫斯頓的《Some Children See Him》。一翻開書頁便如聽到母親心跳聲的嬰兒般鎮定下來,隨即眼皮漸漸沉重,我終於原諒了伊恩‧藍欽。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