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he casual vacancy

一所學校、幾個中產階級家庭、一個偏遠靜諡、風景如畫的英國小鎮,在小鎮邊緣丟進一個被視為亂源的國民住宅,再狠心一點,在這國民住宅裡再放進一個戒毒診所,最後灑上一起心臟病發引起的死亡事件,再加上網路散播謠言(或事實)的力量一攪和,就成了一場茶杯裡的風暴。小說開場的死亡事件令人想起電影《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也無可避免的以死亡收場,不禁令我思索成功的小說家是否總是善用死亡情節(並不是說我對此特別有研究,我讀的、翻譯的都是推理小說,每一本都有人死,見怪不怪),彷彿提醒讀者在死神面前眾人一律平等,或是謙卑的必要。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知道菲菲出生的時候,我很驚訝。

我是菲菲的媽媽部落格的忠實讀者,雖然那一陣子部落格已經很少更新,但更新時的照片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異樣,從頭到尾菲菲的媽媽完全沒有寫到懷孕的事,然後菲菲就這樣出現在部落格上。當時一名知名部落客也在完全沒有提及自己談戀愛的情形下宣布結婚的消息,我頗有那種「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的莫名其妙。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瑜珈課接近尾聲,我躺在寬敞而明亮的教室裡,依照老師的指示全身放鬆,把自己交給地板,雙眼卻無法閉上,是我的想像還是季節已在不知不覺中交替?透過樹叢照射進來的陽光已愈見柔和,吹來的微風亦帶著些許寒意,我一直以為北回歸線以東是沒有冬天的,而我的冬衣都還在天龍國。也許對我而言,這只是遲來的夏天,而非初秋,難怪我的同學都忙不迭的想關上窗戶,我卻在享受這股渴望已久的涼意。

開始上瑜珈課之後,我終於成功地改變了生活作息,晚上不再晚睡,早上八點前起床,也要感謝窗外那兩隻長年被綁在戶外的黑狗兄,五點一到就像公雞一樣開始報時,我要是不接受該起床的事實就會拿刀衝出去將它們大卸八塊,流亡中的人是不能上新聞的,所以我選擇準備起床。問題是我過著日夜顛倒的日子已有多年,雖然身體早起,大腦卻還無法接受應該開始工作的事實,於是美好的晨光只能拿來做一些與工作無關的事,例如思索我在過河村遇到的這些人,那些事。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You started the voyage with the objectivity of ignorance, and you are finishing it with the subjectivity of knowledge, pain and the hope of indulgence.

William Golding, To the Ends of the Earth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