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下「傳送」鍵,今年在瑞典的時光就這麼告一段落,和我的new best friend安妮卡互道珍重再見。後續的修稿工作已是不同的心境,不同的節奏;不再有沉重的截稿壓力,不再沉浸於孤軍奮戰的孤寂之中。與其說出版那一刻是作品呱呱墜地之時,不如說對我而言,截稿日才是真正的卸貨日,後續工作只是清洗惡露、縫合傷口、把小嬰兒整理乾淨準備會客罷了,這梳妝打扮的工作自然有出版社專人接手。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