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三天三夜之後醒來,七月仍然只過了不到三分之一,時序並未如期望般直接跳到九月,或者更棒的,冬季。稍微側頭思考一下,腦袋就像漲滿的氣球般似乎要爆開來,卻仍是冒著腦漿四溢的風險稍稍回想了一下,我明確的記得自己曾經一度熱愛夏日。

uisgebeat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